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今年登山季已有9人遇难 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登顶的荣耀,迷人又致命

2023-06-02 07:52:37 1039

摘要:封面新闻记者 周翼 图据受访者8848.86米,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海拔,也是无数攀登者魂牵梦萦、渴望征服的高度。5月17日早上8时53分,唐斌成功登顶珠峰 图据受访者5月17日早上8时53分,中国登山者唐斌沿着珠穆朗玛峰南坡路线攀登,...

封面新闻记者 周翼 图据受访者

8848.86米,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海拔,也是无数攀登者魂牵梦萦、渴望征服的高度。

5月17日早上8时53分,唐斌成功登顶珠峰 图据受访者

5月17日早上8时53分,中国登山者唐斌沿着珠穆朗玛峰南坡路线攀登,成功站上了世界之巅。而就在唐斌圆梦珠峰的第二天,中国登山者陈学斌却倒在了登顶的路上,生命永远定格在了珠穆朗玛。

自1953年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与尼泊尔向导丹增诺盖搭档,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成功登顶以来,登顶珠峰就成为无数登山者心里,那个一定要去实现的梦想。

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阶出现”堵车“现象 图据受访者

据尼泊尔媒体报道,今年,尼泊尔共发放了478张登山许可证,为过去70年之最,其中,中国公民申请许可证的人数最多,共有97人,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阶还出现了“大堵车”。与之相对应的,是截至5月19日,今年春季登山季,已经有9名登山者在珠峰遇难。

“迷人而又致命”,这大概是对攀登珠峰最为准确的形容了,唐斌说,这是攀登者都想去挑战的最高峰。

成功登顶珠峰

曾遭遇特大暴风雪

“像一场梦一样。”5月21日,结束攀登珠峰的42天之旅,唐斌回到了成都。家人和朋友们在机场拉起横幅迎接,横幅上写着“登世界之巅,赏峰尖之美,圆心造之梦,受人间极苦,终王者归来”。

4月22日,是唐斌此次珠峰之行的第12天,是他入住珠峰大本营的日子,也是他的生日。

在珠峰大本营,每个人一间小帐篷,攀登队伍为唐斌举行了生日派对,随后还进行了神圣的“煨桑仪式”。唐斌在4月23日的朋友圈中写道:“祈祷神圣的珠穆朗玛能够接纳我们,顺利登顶,平安归来。”

4月24日,大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唐斌和队友们进行了过冰梯训练,在近90度的冰壁上爬升、下降,“以前在电影里面看的场景,自己体验了一把。”

陈学斌4月23日发布视频”珠峰大本营的早晨“ 截图自陈学斌视频账号

经过几天的适应性训练,4月27日,唐斌分到了自己的夏尔巴,对方曾4次登顶珠峰,他告诉唐斌“I will try my best”。

在海拔5500米的昆布冰川第一个台阶,唐斌遇到冰壁“大堵车” 图据受访者

4月28日开始从大本营拉练到海拔6400米C2。凌晨两点半,在海拔5500米的昆布冰川第一个台阶,唐斌遇到冰壁“大堵车”。从他5月3日发布的视频可以看到,他的前方还有10多个人,而后方则看不到队尾。

排在队伍前端的唐斌,堵了20分钟后,通过台阶成功上到C2。

唐斌即将通过著名的昆布冰川 图据受访者

5月3日凌晨,有一个短暂窗口期,唐斌所在的队伍选了包括他在内的7名队员,跟着修路队开始冲顶。如果成功的话,他们将是今年第一批登顶珠峰的队伍。但攀登洛子壁时遭遇了特大暴风雪,等他们攀登至海拔7100米的时候,大本营通知,窗口期没有了,他们只能冒着暴风雪下撤至大本营,第一次冲顶宣布失败。

一直等到5月12日,终于再次迎来了天气窗口期,唐斌于当天凌晨开始正式发起冲顶。“今日沐浴、更衣、焚香、祷告,希望神圣的珠穆朗玛峰能够接纳我。”

5月17日早上8时53分,唐斌成功登顶,站上了世界之巅。

生命定格在山顶

陈学斌出发前曾表示“眼睛难受”

在唐斌成功登顶珠峰的第二天,同样来自中国的登山者陈学斌,却遗憾倒在了距离珠峰顶100米左右的地方。

唐斌和陈学斌不在一个队。据唐斌所知,“8K这个团队很大,有国际队员,也有中国队员。”

据唐斌分析,攀登过程中出事原因有很多,第一是自己有先天疾病,到了高海拔才体现反应出来;第二是氧气耗尽,夏尔巴没有氧气了;第三是自己体力不支;第四是在绳索上面发生滑坠,出现了意外。

据尼泊尔媒体报道,陈学斌在倒下前的最后时刻,曾扔掉护目镜和氧气罐,因此有登山者认为,陈学斌可能是出现了失温致幻。

唐斌在C4至C2下撤途中,还有很多继续向上的登山者 图据受访者

与陈学斌一同攀登珠峰的一位登山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陈学斌)还没登山前,在C3、C4(营地),他就说眼睛难受,其实就是雪盲,也有可能眼压不太好。”

与陈学斌不属同一登山队的另一名登山者,曾在登顶后下撤途中,看到陈学斌的冰爪勾在打过结的绳子上,“那个位置是南峰下来的第一个绳结点,他倒挂在那,已经没有生命特征。”

400多名登山者申请挑战

登顶途中出现“大堵车”

尼泊尔旅游局局长卡提瓦达曾向媒体透露,已有463名登山者申请到了今年春季攀登珠峰的许可证,这些来自65个国家的367名男性和96名女性,将在最适合攀登的5月中旬挑战世界第一高峰。这些挑战者中,来自中国、美国的登山者居多。

当时曾有专家表示担忧,如果登山者全都集中在同一时段从大本营出发,或将重现2019年的“珠峰大堵车”。当时,有多达320人挤在“死亡区”排队登顶,最后造成多名攀登者丧生。

与陈学斌同行的一名登山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海拔8700多米的地方,“他(陈学斌)戴着氧气面罩,一呼气就会把眼镜雾化,再加上零下几十摄氏度的低温,立马就会结冰,必须用手不停去搓。当时,陈学斌重新戴呼吸面罩,戴帽子、护目眼镜。短短1分多钟,后面堵了几十个人。”

唐斌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在珠峰南坡希拉里台阶,也被堵了将近2个小时,“堵车”是因为上下路绳只有一根,“我也遇到堵车了,台阶上面只够过一个人,上的想上,下的想下,就堵起了。”

唐斌表示,这种“堵车”给登山者造成的风险非常大。首先是“堵车”人不动,在气温零下45度的环境下,“我自己严重冻伤,就发生在这里。”同时,“堵车”会耗费很长的时间,增加氧气用量,“很多人堵在这里,就把氧气耗费了。第三就是路太窄,增加了滑坠的风险。”

回应“有钱人的游戏”

“攀登者都想去挑战最高峰”

据登山领域知名自媒体平台“喜马拉雅山论坛”,截至5月19日,这个春季登山季,珠穆朗玛峰已经有9人不幸遇难。

有不少网友对如此多人攀登珠峰提出了质疑,认为这是“有钱人的游戏”,“现在爬珠峰,只要培训3个月,花30万就能上去,所以现在珠峰爬上去没什么了不起的。”

网友质疑攀登珠峰”不过是有钱人的游戏“ 网络截图

为什么要去攀登珠峰?曾经3次冲击珠峰的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曾回答“因为山在那里”。

电影《攀登者》也讲述了中国登山队1960和1975年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故事,为的是宣示珠峰主权,向全世界证明中国可以做到不可能完成之事。2020年5月27日,中国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完成了新一次的珠峰高度测定,将8848.86米写入历史的坐标。

陈学斌4月22日曾发布视频,称”珠穆朗玛峰,我的梦想,我来了“ 截图自陈学斌视频账号

陈学斌遇难后,一位从事登山运动多年,并成功登顶珠峰的登山者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现在尼泊尔一侧攀登珠峰的管理确实比较混乱,特别是今年遇到人类登顶珠峰70周年,攀登人数是历史上最多的一年,“商业化比较严重,很多人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确存在有钱就能去的情况。”

“但对于真正的登山者来说,这是个不断完成自我挑战的过程。”已经攀登过5K、6K、7K大小10多座山峰的唐斌认为,登山是一项运动,需要长期坚持锻炼,需要体力、毅力、耐力、学习攀登技巧等,攀登者都想去挑战最高峰,虽然它“迷人而又致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