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17位登山勇士遇难,7年后发现日记,遇难者临死前的过程充满诡异

时间:2022-11-19 02:02:34 | 浏览:1202

这是人类登山史上第二大山难事故。1991年1月3日夜,中日联合登山队在云南梅里雪山遭遇雪崩,17名人全部遇难,无一幸存。灾难发生时,大本营周围异常安静,没有一个人听到雪崩的声音,甚至连震动都感觉不到。灾难发生后,多支救援队在暴雪中全力搜索2

这是人类登山史上第二大山难事故。

1991年1月3日夜,中日联合登山队在云南梅里雪山遭遇雪崩,17名人全部遇难,无一幸存。

灾难发生时,大本营周围异常安静,没有一个人听到雪崩的声音,甚至连震动都感觉不到。

灾难发生后,多支救援队在暴雪中全力搜索20余天,仍找不到遇难者的一点点痕迹。

他们仿佛凭空消失了。

关于这起山难的细节,人们口口相传,被演绎成各种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一夜之间,17条生命悄无声息地消失,这是自然的力量,还是神山的惩罚?

直到7年后,登山者的遗体和遗物才在山下被发现。

而他们的日记本里,竟然记录着当晚发生的诡异事情。

时间拉回到1990年11月。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雨崩村,迎来了一支陌生的队伍,他们驮着大包小包来到雪山脚下,吵吵嚷嚷地扎起了营地。

藏族村民热情又好奇,他们切下烟熏肉,倒满青稞酒,给这帮远方的客人送上哈达。

听说客人是来攀登梅里雪山,村民们耸耸肩。

他们并不知道,登山队口中的“梅里雪山”,正是他们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山——卡瓦格博。

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格博高6740米,是云南第一高峰,比起珠穆朗玛峰,它不算高,但从未有人征服它。

1987年,日本向中国递交攀登梅里雪山的申请,双方商榷后,签订共同攀登雪山的协议,并组建中日联合登山队。

1989年,先遣部队来到这里,他们当时选择另一条路线上山,最终被一面坡度超过90度的冰壁挡住了去路,失败而回。

日本人不甘心,在1990年底与中国再次签订联合攀登协议,并获得5年首登权。

这一次,为了彻底征服卡瓦格博,登山队做足了准备。

这支17人(日方11人,中方6人)团队,由日本京都大学山岳会和中国登山协会的成员组成。

日本气象学家井上治郎担任队长,副队长是中国登山家宋志义,大部分成员都有8000米以上的攀登经验。

除了更深入地研究雪山的气候、山形、地质等,日方背后还有大财团支持,给登山队配置了卫星云图接收仪等最先进的登山设备,其余生活、急救、通讯物资更是应有尽有。

财大气粗的日方,占据了整个登山活动的主导地位。队员们摩拳擦掌地准备着,心情一天比一天兴奋。

而另一边,雨崩村的藏民则是另一种画风。

他们得知登山队要攀登卡瓦格博后,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震惊,他们无法接受这次登山活动,因为卡瓦格博是一座万万不能登的神山!

在藏民眼里,卡瓦格博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

每年秋冬,一批又一批从西藏、四川、青海、甘肃赶来的藏民,会围绕着卡瓦格博磕头礼拜,祈求清洗一生罪孽。

他们从来不爬山,只转山。

“若是对神山不敬,神灵就会离开我们,灾难就会降临。”

为了阻止登山队“侵犯”神山,藏民们先是苦苦相劝,但登山队无动于衷。

后来,他们就天天对着神山念经、烧香、磕头,嘴里还碎碎叨叨:

“卡瓦格博,你千万不能让他们登上去……”

藏民们想不通,那么多山不爬,为何非要踩在他们的神灵头上?

登山队不理解,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季节,这样平静的雪山,为何就不能爬?

1990年12月4日,登山队信心满满地从雨崩村出发。

同时,将近2万藏民跪在卡瓦格博山脚,一同祈求登山不成功。

就这样,17名登山队员,在一众藏民的敌视和埋怨声中,开启了征服卡瓦格博之旅。

彼时,没有人会觉得,这次攀登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接下来的行程也如预想中那样顺顺当当。

12月8日,一号营地建成,海拔4500米。

12月13日,二号营地建成,海拔5300米。

但在三号营地的选址上,中日双方产生了严重分歧。

日方想把营地扎在山脊上,理由是雪山气候不稳定,山脊离山顶较近,可以减少登顶时间。

中方认为此做法风险太大,万一碰上雪崩,基本是不可能逃出生天。

双方吵得面红耳赤,从15日到20日,整个登山进程停滞了。

最终,大家各退一步,采取折中方案,把三号营地建在中日选址的中间位置,但离山脊仅有400米。

正是这个三号营地的选址,为日后的灾难埋下了祸根。

12月26日,登山队攀到海拔5900米,他们在一个清澈明亮的冰地上,建立了四号营地。

然后,登山队一鼓作气爬到6210米,这是梅里雪山攀登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

已经创造了新纪录,就差最后登顶了!

负责侦查的队员观察了冲顶地形后,得出结论:已经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所有人兴奋不已,信心值拉满,随即就把冲顶时间定在了两天后。

当天晚上,登山队员高兴地喝起了酒,提前庆祝胜利。

12月28日,太阳高挂,万里无云,正是个冲顶的好日子。

登山队派出5人突击组从四号营地出发,下午1点,他们已经爬到了6470米,与顶峰垂直距离仅有270米,胜利触手可及。

三号营地的队友接到消息,忍不住敲盆敲碗地欢呼起来。日方队长甚至写好成功登顶的电报,准备随时发往日本。

然而,就在此时,变天了。

一块超大乌云遮住了山顶,刹那间,梅里雪山狂风怒卷,大雪纷飞,气温急剧下降。

能见度瞬间降到2米,突击队员无法辨别方向,只好搭起简易帐篷,瑟瑟发抖地等待风雪停止。

“天气越来越坏,风越刮越大,我们快坚持不住了。”

5人抱团咬牙坚持到晚上10点左右,风雪忽然停住了,乌云全散,月光把整片雪地照得亮堂堂。

突击队赶紧趁着月光,一路逃生撤回到四号营地。

这次突击,5名队员大难不死,惊魂未定的登山队信心受挫,他们决定先缓一缓,休整后再做冲顶尝试。

次日,17名队员全部集中在三号营地,商榷着下一个登顶日——新年后的1月4日。

可是天公不作美,从元旦开始,卡瓦格博就没再给过好脸色,乌云压顶,山上的雪越下越大。

1991年1月3日晚,山下大本营的联络官张俊跟三号营地的队员通话,对讲机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雪很大,有1米多厚,视线模糊……”

“我们要每隔2-3小时扫一次雪,否则积雪会覆盖营地……”

对讲机的杂音越来越大,最后只听到三号营地那头说:“终止通信,再见。”

此时是晚上10点30分,也是17名登山队员与大本营的最后一次通话。

1月4日一早醒来,张俊感到周围异常安静,他习惯性地打开对讲机。

搁往常,他的对讲机早就响个不停了。

“喂喂,三号营地请回答。”

对讲机的另一头,一片沉默,连续呼叫了半个小时,张俊都得不到任何回应。

“这下坏了,不可能17个人都没睡醒,往常不到6点,对讲机就开始叽叽喳喳了。”

大本营的人急了,他们轮换着不停呼叫,但山上的17个人、17台对讲机,全无回应。

早上10点,张俊向云南省登山协会、北京国家体委、中国登山协会报告失联情况,并发去求救电报。

各路救兵紧急从北京、拉萨、日本京都飞奔而来。

失联消息被登上新闻后,人们震惊不已,17名登山队员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凭空消失?怎么可能?

1月9日,侦察机在事发现场上空进行勘查,但大雪还在下着,视线非常模糊,无法获取更多有效信息。

与此同时,救援队也陆续抵达现场。

实力最强的西藏队一路爬到5300米的二号营地,但他们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原来的帐篷和食物全被大雪埋得不见踪影。

天气一天比一天糟糕,发生雪崩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西藏救援队只好无奈返程。

而其他救援队,连二号营地都没能到达。

卡瓦格博则持续开启疯狂怒吼模式,狂风暴雪犹如咆哮的野兽,别说救援和搜寻了,连基本的攀登条件都没有。

1月24日,17名登山队员已失联超过20天,存活的可能性极小。

救援指挥部正式宣布搜救行动失败,17人全部遇难。

根据侦察机在高空拍摄的照片显示,三号营地所在位置的上方,有30万吨以上的云团状积雪,科学家判断这是一起由雪崩造成的特大山难。

而在大本营撤离当天,附近又发生了一次严重雪崩。

仅仅是雪崩的气浪,就把远处一块1200平方米的冷杉林摧毁了,所有树木齐刷刷地倒伏在地,一棵不剩。

藏族村民看到这番惨象,忧心忡忡地说:“这是神山的又一次警告,它还在气头上。”

另一方面,遇难者家属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悲剧,难以接受。

“不是去登山吗,怎么就回不来呢?”

不久,中日联合组织遇难者家属前去卡瓦格博祭奠亲人。当他们来到山脚时,天空突然下起鹅毛大雪,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

家属们悲痛欲绝,对着卡瓦格博呼喊逝去亲人的名字,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

随着阵阵悲鸣涌向神山,那团本来围绕着山顶的白雾,仿佛一块幕布似的,从中间向两边缓缓移开……

没过多久,在人们眼前,出现了一座被金色霞光照亮的巍峨雪山。

藏民们扑通跪倒在地:日照金山,卡瓦格博显灵了!

卡瓦格博是否显灵不好说,但日照金山的壮美之景,一定程度上让遇难者家属的心灵得到了抚慰。

另一边,出于对逝者的情感,云南省为京都大学登山队保留了5年首登权。

1996年是首登权期限的最后一年,日本再次组织登山队来到卡瓦格博山脚,对它发起挑战。

当地藏民很快得知消息,自发聚集在明永大桥上,挡住去路,不让登山队过去。

“登山队来一个人,就扔一个到澜沧江里!”藏民们怒吼着。

在联络官张俊多日的协调后,登山队才艰难通过藏民的阻扰,来到山下。

登山之前,他们在17名逝者的墓碑前,发下重誓:誓死完成诸位未完成的心愿。

2月1日,登山队爬到了6250米,再往上490米就可以完成队友的遗愿了。

但此时,北京、云南、东京三地的气象台都监测到,在卡瓦格博即将有特大暴风雨来袭。

登山队非常紧张,经过激烈的争论,还是决定撤离。

他们仅用1天时间就回到了大本营。

“能丢的丢,能弃的弃,拼命往回跑,只要活着回来就行。”队员们回忆道。

但没想到,当他们一脚踏进大本营,卡瓦格博头上的乌云瞬间散去,马上艳阳高照。

天意弄人!

元气大伤的登山队员抱头痛哭,在17名逝者的纪念碑前,长跪不起。

1997年,日本京都大学登山队宣布,永远放弃攀登梅里雪山。

日本人终于放下征服神山的执念,但梅里雪山的故事仍在继续。

1998年7月18日,三名明永村村民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冰川上有一片五颜六色。当他们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时,立马吓得面无血色。

那竟是7年前梅里雪山遇难者的遗体和遗物!

德钦县立即派人前去查证,他们翻出来约10人份遗体和20袋遗物,包括相机、衣服、日记本、手表等。

在这批遗物中,人们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在遇难者的登山日记里,用扭曲的文字记录着一些诡异的事情。

“12月28日,帐篷外看到有人影,听见女人的笑声和婴儿的哭啼。”

“1月1日,他们要来了,趁还有时间,我们快点回家。”

“1月3日,黑暗笼罩,他们来了,我们错了,来不及下山了……”

当地藏民想起一个传说:那些冒犯卡瓦格博的人,灵魂会被山神抓去充当7年奴仆。

1991年发生山难到1998年发现遗体,正好7年。

7年过去,他们才被融化的冰川送回人间。

藏民对“山神”一说,深信不疑。

但其他人更愿意相信,日记里诡异的内容,是登山队员患了高原神经疾病,而产生的幻象。

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再没有一个人能解释清楚。

从1999年开始,陆续有5位遇难者的遗体、遗物被发现,并交还家属入土为安。

可至今,仍有两名登山队员的遗体,没有找到。

2001年,出于攀登梅里雪山的困难和危险,以及对当地人民信仰的尊重,云南省明令禁止任何人攀登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成为现代登山史上,人类唯一不能征服的山峰。

自此,登山者们只能站在山脚,远远地仰望卡瓦格博,并痛苦地思考:

人为什么要征服一座山?

人真的能征服一座山吗?

爬上顶峰,就等于征服一座山吗?

一位登山者曾说,山是不可能被征服的,人类征服的不过是一个海拔数字而已。

深以为然。

参考资料:

云南卫视纪录片《卡瓦格博》

新京报《30年前的“梅里雪山”山难,在自然文学中如何讲述?》

-END-

作者:大翎

编辑:柳叶叨叨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方便面巨头真栽了!3年把公司从年销20亿干倒闭,凭野心搞垮自己

8年前,河南41岁农民娶23岁非洲女孩,生俩混血儿,如今怎样了?

相关资讯

28岁登山者四川违规登山失踪知情人士:接触登山不到一年此次独立攀登方式风险高

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王越欣 图据四川省登协近日,28岁山东籍登山者惠某在四川田海子山失踪一事受到关注。前方救援队经过搜查,分析惠某很有可能在登山途中遇到雪崩,初步判断几乎无生还可能。出于安全考虑,救援队已撤回成都。5月26日,封面新闻从知情

2022年首次登山打卡?先查收这份来自登山发烧友的登山攻略

#登山##惠州登山##莲花山##大南山##白云嶂登山攻略#这是我们的第 287 篇旅居度假分享我曾在童年的记忆里追寻一座故乡的山山上有童年的纯真,也有夏日的蝉鸣我曾以为儿时登山的岁月早已消逝直到我遇见了惠州的那些山#莲 花 山 LIAN H

从首批登山先驱到今天的登山巨匠,登山到底意味着什么?

人们登山并没有明确的目的。以生命和肢体为代价去登顶一座巨峰的最好理由,就是乔治·马洛里的那句名言“因为山就在那儿”。在不可言喻的追求过程中,登山者不断挑战身体极限,去实现更高、更难、更美的攀登。因此,他们的壮举使那么多人着迷,也就不足为奇。

《登山及攀登技巧,掌握了,登山如履平地》

《登山及攀登技巧,掌握了,登山如履平地》摄影/文字编纂 阳光脚步爬山技巧上山:上体放松并前倾,两膝自然弯曲,两腿加强后蹬力,用全脚掌或脚掌外侧着地,也可用前脚掌着地,步幅略小,步频稍快,两臂配合两腿动作协调有力地摆动。下山:上体正直或稍后仰

请文明登山安全登山

近日尽管已经立冬但秦岭的秋景依然美如画似乎更加艳丽多姿成了五彩斑斓的调色盘落叶堆积成了一条条彩色的地毯一众景区一直热度不减深受游客喜爱王琦 摄但在欣赏秦岭美景的同时景区也发生游客垃圾随手扔不顾警示标志登山等不文明、不安全行为所以在此提醒大家

第十八届中国黄山登山大会暨2022黄山打卡登山挑战赛开幕

中新网黄山11月12日电 (刘浩 罗桥)12日,第十八届中国黄山登山大会暨2022黄山打卡登山挑战赛开幕式在安徽省黄山风景区举行,本届登山大会旨在推进黄山旅游、体育、文化融合发展,增强全民强身健体意识。上午9时,登山大会正式开幕,“中国好人

登山——第十九届中国西藏登山大会在拉萨开幕

当日,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倒计时100天、中国西藏登山大会成功举办20周年之际,2021第十九届中国西藏登山大会在拉萨开幕。本届大会包括洛堆峰全国滑雪登山邀请赛、冰雪运动文化展暨中国西藏登山大会文化展等活动。10月27日,国家体育总局登山

秋高气爽登山去,切莫忘记护好膝!秋季登山的正确打开方式→

秋季天高云淡,气候适宜是登高望远,开展户外活动的好时节登山不仅能锻炼身体还能陶冶情操,磨炼意志不过在自然环境中也要结合自身健康状况了解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比如保护好膝关节就很重要哦!秋季登山的正确打开方式→一、登山前制订科学的登山计划根据身体

中国登山协会主席:登山精神能够在新时期薪火相传

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在第一时间接受了记者专访,他为登山队员们不畏艰辛、永不放弃的登山精神喝彩,更为登山运动和我国高程测量科考工作的紧密结合而骄傲。曾于1988年登顶珠峰的李致新指出

日本富士徒步登山硬核攻略——登山的四条山路详解线路图

富士山富士山矗立在东京西部,是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之一,也是日本的象征。这座日本最高的山峰(海拔3775.63米)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就像明信片上的风景画一样迷人。天厢根是最理想的观看富士山的地方,天气晴朗的日子,尤其是冬季,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

六名登山者在攀登堪察加半岛火山途中遇难

澎湃新闻记者 钱成熙9月3日,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上传来消息,五位游客在攀登克卢切夫斯科伊(Kluchevskoy)火山时不慎从山崖坠落遇难,据户外网站Explorerweb报道,5日又有一名坠落的游客确认死亡,使得此次事故的遇难者人数达到六名

向上的梦想,不会停歇——湖南省登山队攀登海拔7546米慕士塔格峰纪实

(7月26日,湖南省登山队部分队员在登顶慕士塔格峰后合影。 省登山队供图) 华声在线全媒体记者 陈普庄 蔡矜宜 7月26日11时46分,随着最后一名队员抵达,“湖南省登山队”的旗帜第一次在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飘扬。 由于天气和体能等原

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攀登珠峰,究竟有多难?

在万千期待中,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于5月27日上午11时正式登顶珠穆朗玛峰,世界第三极的“身高”即将迎来历史性更新,其意义非凡。这次珠峰测量登山活动究竟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从专业队员、科研人员到登山爱好者,想要完成登顶的壮举又将面对何

秋高气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攀登!登山这些常识请收好

【秋高气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攀登!登山这些常识请收好】涨姿势没有夏日酷暑也不似严冬苦寒,这是登山的好时节。最近,朋友圈里时不时有人晒出登山秋游的打卡记录。登高远望能让人身心舒畅,烦恼一扫而空。不过面对自然环境未知的危险性,攀登者需要结合自身

中国登山者罗静成功攀登完全球14座8000米级高峰

图为罗静攀登希夏邦马峰。王雪 摄中新网长沙9月29日电(向一鹏 王雪)北京时间9月29日8时30分许,中国民间女性登山者罗静成功登顶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成为首位攀登完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的中国女性。罗静攀登团队当日向记者证实了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豆粕期货行情网陨石资讯网奢侈品二手回收网陈百强歌迷网数字人直播资讯网迈凯伦跑车今日济南戴森吹风机评测网西班牙旅游网今日承德处女座星座网烧烤音乐节容声冰箱评测网钓鱼场资讯网虚拟现实技术网
攀登珠峰资讯网-世界十大户外攀岩品牌、户外攀岩头盔品牌排行榜、英国十大顶级户外品牌、进口十大攀岩装备品牌、世界顶级登山绳品牌、中国最好的攀岩绳品牌、攀岩鞋品牌排行、攀岩头盔使用方法、攀登自锁器、防坠落安全绳、电动绳索攀爬器、手动绳索升降器、攀岩绳索升降器。
攀登珠峰资讯网 wojiaju.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