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17名登山人员遇难,7年后发现日记,遇难者临死前的经历充满诡异

2022-11-19 01:59:19 290

摘要:1在云南省德钦县境内,有一座“梅里雪山”至今无人登顶相传,凡是攀登此山的人绝对会遇到“离奇”的事情。1991年1月3日,5100米高的半山腰上出现了一个简陋的营地,17名登山者就被困在了这里。他们可不是普通的登山爱好者,而是中日登山队的“老...

1

在云南省德钦县境内,有一座“梅里雪山”至今无人登顶

相传,凡是攀登此山的人绝对会遇到“离奇”的事情。

1991年1月3日,5100米高的半山腰上出现了一个简陋的营地,17名登山者就被困在了这里。

他们可不是普通的登山爱好者,而是中日登山队的“老手”,他们受到多方的支持,准备成为第一批登上梅里雪山的人。

然而当晚,一团黑压压的云飘在山头,大雪几乎淹没了帐篷的三分之二。

到了9点,担任中方队长的宋志义看着雪越下越大,就联系了山下大本营的人。

“雪很大,我们几乎看不见了。”

“马上进行清雪!”接听报话机的人立刻做出回应。

据大本营的人说,那晚谁都没有听见雪崩的声音、也没有发现异常,一切都安静的不像样子。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成了他们最后的对话。17名登山者在距离顶峰不远处突然离奇失踪了......

众多救援队在附近寻找了20多天也没有发现一丝痕迹。

此事发生后,梅里雪山的“诡异”显得越发真实,难不成17名登山者真的人间蒸发了?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是否还活着呢?

直到7年过后,有人在山下发现一堆不明物体,才逐渐揭开了事情的真相。

其中一个日记本中记录了登山者们遇难前的过程,句句话都令人匪夷所思。

2

时间来到1998年7月18日,那天有3名明永村的村民像往常一样去梅里雪山下放牧,可走着走着却发现不远处的冰川上散落着一些“不明物体”。

他们本以为看错了,谁知走过去一瞧,差点吓晕过去。

只见地上到处都是衣服碎屑,还有一个停在10点43分的表、以及一只停在4900米的海拔表,在这些杂物之间,夹杂着铮铮白骨。

“看起来不像是动物的骨骼,难不成是人的?有人在这里遇难了吗?”

村民们吓得大气不敢喘,赶忙叫来了村长,不久后,县里的相关部门也派人赶到了现场。

经过鉴证,这些“不明物体”正是7年前梅里雪山山难遇难者的。

17名中日登山队员的家属通过零星的遗物,确认了5名登山者的身份,可是还有7人没有找到白骨。

“他们是否还活着,所以才没找到他们的尸骨?”

为了早日有个结果,相关人员将所有遗物整理到了一起,加起来差不多有20袋。

其中有个日记本的出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当翻开那一页页潦草的字迹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拽入了恐惧的漩涡。

日记中大概是这样说的:

“12月28日,我看见帐篷外有人影,这里的信号很差,我还经常幻听,我听到了女人和婴儿的哭声......”

梅里雪山虽说没有喜马拉雅山高,但它的攀登难度不可估量,女人和婴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山上呢?

或许就是幻听了吧,这是你我都能想到的答案,可下面的记录又怎么解释呢?

“我们的女队员突然高烧不止,嘴里念叨着:快来了,趁有时间,快回家。跟她说话好像又听不见。”

1月3日,登山者遇难的当天,日记中写道:

“我错了!我们都错了!来不及了!这里被黑暗笼罩,我还不想死,救救我们吧!”

从字迹来看,写日记的人每次落笔时都很慌张,尤其是1月3日的最后一条,所有的字都是“拧”在一起的。

看到这里,一位队员的家属突然着急的说道:“1月3日下午,孩子突然在家边哭边闹,说他爸被雪埋了,我感觉有一个力量把所有的信息都联系在了一起!”

就在大家惊慌失措的时候,一位村民讲述了一个关于梅里雪山的传说,所有的线索仿佛都成了无解的秘密。

在当地,藏民很少知道梅里雪山,大家都称它为“卡瓦格博”。在藏民的心中,卡瓦格博就是守护人们的“神山”。

有时候,人们称呼卡瓦格博之前,通常会先说一句“阿尼”,“阿尼”在藏语中是“爷爷”的意思,这足以看出他们对神山的重视。

有藏民说,神山是不可以乱爬的,有缘人去山上,可能会美事成真;若是代罪者上山,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果惹怒了卡瓦格博,灵魂就会被他抓去当7年的奴隶,7年过后灵魂才得以安息。

细细想来,距离登山者离奇失踪刚好过去了7年,他们的尸骨就出现在了卡瓦格博附近,难道传说都是真的吗?剩下的7名队员又去了哪里呢?

3

事情还要从1986开始说起,或许只有捋清中日登山队的整个经历,我们才能获得一些头绪。

当时,日本登山运动热火朝天,他们听说了梅里雪山的“威力”后,决定向中国国家委员会提出申请。

中方也提出了相关要求,不得破坏当地的习俗。

一番沟通后,两边便签下了共同攀登梅里雪山的合同,而且还成立了专业的中日登山队。

不过1987-1990年间,登山运动都因各种原因失败了。有了一定的经验后,中日双方重整旗鼓,筛选了更为专业的人员组成了新的队伍。

这支登山队共17人(中方6人,日方11人),由日本京都大学山岳会和中国登山协会的成员组成,其中三分之一的人都有8000m以上的攀登经验。

为了登山顺利,日本多家大财团都给予了支持,每个登山人员的设备都是非常先进的。

但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中方负责人之一王富洲,曾多次打电话给科学考察经验丰富的高登义教授,想让他参与本次的天气观察工作。

奈何高登义教授有事在身,只好拒绝了他。

这时日方队长井上治郎主动站出来承担了此工作,他认为自己同样也能观察好天气。

可惜,放到现在来看,井上治郎教授当初可能是说了“大话”。

1990年12月,中日登山队终于向着梅里雪山出发了,当地的藏民见了他们以为是来做科研的,于是热情的献上了哈达和青稞酒。

中日登山队的人员和藏民之间友好相处了一段时间,直到藏民们了解到,他们其实是来攀登卡瓦格博山的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我们的生活是神山赐予的,我们的牲畜喝的水都是融化的雪水,你们岂能站在神山的身上?会遭报应的!”

然而,中日登山队的人员并没有听信“迷信之词”,当晚他们在梅里雪山对面的飞来寺中庆祝了一番,还将平安符带到了身上。

将近2万的藏民却在山下双手合十,伏在地上念着咒语诅咒着他们,希望他们承受灾难、登不到顶峰。

12月8日,登山队员顺利在海拔4500米处建立了一号营地。

12月13日,二号营地建立成功,海拔为5300米。

在建立三号营地时,中日双方却有了不同的想法。

日方建议把营地建在靠近山脊的地方,那里离山顶近,山上的天气又不稳定,先以缩短攀登时间为主。

中方则认为这样太危险了,应该离山脊远一点,以稳中求进为主。

15日-20日,双方因为此事耽搁了5天的攀登时间,一番商量后,他们决定取折中的位置,不过离山脊仅有400米的距离

12月26日,他们来到了5900米处建立了4号营地,然后一口气爬到了6210米,这是梅里雪山攀登史上的最高记录。

中日登山队的队员为此兴奋不已,仿佛胜利已经握在了手中,那晚他们聚在一起喝了点酒聊得分外开心,并计划着在2天后站在梅里雪山的顶峰处。

日方负责人也已经写好了胜利的电报,随时准备发出去。

12月28日,太阳高照、一片晴天,是个登山的好日子。

登山队派出了5人冲刺最后的挑战,下午1点左右,他们就爬到了6470米处,此时离顶峰的垂直高度只有270米的距离了。

可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能见度降到了2米,队员们只好在原地搭起简陋的帐篷等待风雪停止。

晚上10点,雪基本停了,月光格外耀眼,好像照亮了整座梅里雪山。大家趁机赶回3号营地,准备找机会重新登顶。

次日,17名队员聚在一起,商量出了新的计划:明年1月4日一早就出发。

然而自从元旦过后大雪就从未停过,眼看着积雪越来越深,大家的希望也逐渐渺茫了起来......

1月3日晚,便发生了文章开头中的那一幕。

中方队长宋志义联系了山下大本营后,17名登山队员就离奇失踪了。

4

山下大本营的人迅速向有关部门报告了失联情况,来自拉萨、北京、日本京都的救援队纷纷赶到了梅里雪山。

当时救援机在上空盘旋了很久,由于雪还没停,所以什么都看不到。

一支实力强大的青藏登山队一口气爬到了5300米处,在皑皑白雪下,他们只看见了营地的一角。

1月24日,距离17名登山队员失踪已经过去了20多天,在这期间不断有救援队尝试攀登梅里雪山,可迈出一步都无比艰难。

在这么下去,恐怕还会有人陷入危险中,于是相关部门只好停止搜救,对外宣布17名中日登山队员全部遇难。

离奇的是,在救援人员撤离之后,梅里雪山突然雪崩,就像失去神志的猛兽疯狂的吼叫着,它的气浪把1200米外的冷杉林全部摧毁了。

藏民双手合十默默的说道:“遭报应了,卡瓦格博显灵了”。

后来据科学家调查,他们在3号营地处的上空发现了巨大的积雪,在这种坏境下人类生存下来的几率几乎为0。

此次山难的爆发让梅里雪山看起来越发“离奇”,藏民的传说听起来也越发真实。

众多喜欢登山的冒险者纷纷发出申请继续攀登梅里雪山。

人就是这样,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冒险的胜地。

中方考虑到1991年的灾难,首先为日方保留了5年的攀登权,1996年是他们最后的期限,一支登山队也随着踏上了“老路”。

藏民看到他们后,不约而同的躺在了地上:“要想登山,就从我们身上踏过去!”

可最终阻碍他们的,并非藏民而是另有其因。

登山之前,他们来到17名逝者的墓前吊唁了一下,默默发誓一定完成他们登顶的遗愿。

可登顶之后,谁也没想到爬到6250米时突然接到各方发来的警报,说梅里雪山即将有一场特大暴风雨,威力决不低于1991年的那场山难。

有了前车之鉴,登山者们在距离顶峰只有40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们整理好装备,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山下的大本营。

奇怪的是,他们刚抵达就收到了新的消息“乌云散去,接下来的几天适合登山”。

不知是不是“山神”在作怪,可重新攀登谈何容易?于是1997年日本京都登山队宣布再也不攀登梅里雪山了。

2001年,德钦县人大常委会考虑到梅里雪山的攀登难度,从此将它命为禁山。

从整个中日登山队所经历的一切来看,或许他们早已无幸生还,至于其他人的尸骨近几年也有了新的发现,目前只有医生清水久信没有任何消息。

可即便如此,依然有人认为这场山难有很多解释不清的问题。

5

日记本里的内容看似不止雪崩那么简单。

3号营地的位置就是个“祸患”。

藏民的传说刚好“应验”,7年过后逝者的遗体才被找到、灵魂才得以安息。

曾经拒绝参加天气观察工作的高登义教授,在山难后做了充足的调查,他认为当时天气的变化是完全可以预测的......

无论怎样,山难已经发生了,具体且真实的情况恐怕只有17名登山队员清楚。

我们要从科学角度分析,而并非去揣测传说。

喜欢冒险不是件坏事,但自然的力量是无法估测的,凡事还是以安全为主比较好,你说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